明星经纪公司里的的经纪人,是什么样的生存状态?

2018-09-21 14:43:18 20

明星经纪人是什么?

明星经纪人一词囊括了许多涵义,经纪圈中也还有一些衍生的相关职业和内部词汇。一种是个体的亲朋好友担任经纪人,一种是团体的经纪公司。二者对艺人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内地经纪公司和艺人之间的利益分成一般是三七开,而一些当红明星在约满后续约时,经纪公司会主动降到二八开,甚至可能出现一九开。

谢霆锋和其经纪人

说到明星经纪人又不乏分为两种,一种是独立经纪人,另一种则是明星经纪公司

独立经纪人是直接为艺人经营事业、从艺人收入中抽取佣金。如香港著名经纪人陈家瑛,将从北京到香港闯天下的王菲,一手捧为亚洲天后;台湾首席经纪人柴智屏,以一部《流星花园》让F4红够十年。不少明星“举贤不避亲”,如赵薇的嫂子陈蓉、李冰冰的妹妹李雪、章子怡的哥哥章子男、李小璐的父亲李丹宁等等。

经纪人陈家瑛和王菲

明星经纪公司则是以团队的形式经营艺人,以合同的方式决定签约年限、收入分成等细节问题。公司将安排下属经纪人为艺人做各种具体工作,这些经纪人一般拿固定薪金,但也有部分经纪人拿底薪+艺人佣金。

明星经纪人的特点属性及工作流程

月入千元至数万不等

人们对经纪人的认识都来自一些粗浅的传闻:他们为明星当贴身保姆,也掌握着艺人的生杀大权,他们和艺人一边数钱一边吵架,甚至被称为吸血鬼……

天娱某经纪部王小姐称,“其实目前明星经纪人大体分为两类:一是艺人出名后帮助艺人处理一些事务的‘服务型经纪人’,二是具有开拓市场能力的‘专业型经纪人’。”王小姐表示,国内的明星经纪人一般都从服务型做起,刚开始月收入少则千元,多则4000元上下不等。“在人脉和经验储备后,就有可能直接参与明星收入分成,比如明星接一个100万的广告,有的经纪人可能就能分数万到10万元左右不等,不过,分成是没有一定标准的。”

为明星升值求爹告奶

经纪人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工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使明星不断升值。”华纳唱片中国(香港)有限公司、北京九洲亚华演艺经纪公司总裁许晓峰表示,好的经纪人工作就三样:挖掘新人、招揽人才,全方位包装明星以及创造明星发展平台和空间。

“小事就包括端茶送水、演出时抱衣服。这些做好了之后,再帮艺人接演出,接广告,与媒体舌战,还要为艺人做心理按摩、挡风遮雨。成功的经纪人,不但能让自己的艺人频繁出镜,而且还能与大导演合作,在顶尖时尚派对中也是常客。”

最害怕:艺人出走和绯闻

辛辛苦苦打造好的明星跟自己“拜拜”,对于经纪人却是釜底抽薪的打击,也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之一。

张柏芝前经纪人朱永龙就是一个例子。1998年,朱永龙慧眼识才挑得张柏芝,并用大力气进行培训包装,将之成功推进娱乐圈并成为香港一代玉女。然而后因合约纠纷而对簿公堂、分道扬镳。朱永龙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做明星经纪人最害怕遇到的就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此外,李湘经纪人谭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最初每次看到关于李湘谈恋爱、传绯闻的消息时,我就会比较惊讶。不得不承认,绯闻是艺人炒作的一个有效途径,但对艺人长期的发展而言,绯闻却会成为他们的污点。”

最忌讳:艺人私下接活

据了解,在经纪人圈子中,大部分最忌讳的是艺人接私活。

“有的艺人出道后并不成熟,一次次地接私活,但不告诉我们。这样很容易搞得自己廉价且品位低下,我们再和别人去谈就显得尤为掉价。”此前曾在天娱担任经纪人的肖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们一般有规则式的做法,“先找这样的艺人谈话,如果不听就会传真信函警告,上面告知他要是再任性而为,就可能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倘若屡教不改,就只能被停工作或者雪藏。”他透露,在发掘到新人,一份慎重的合约最为关键,也是树立经纪人威信的时刻。

最考验:负面新闻的危机公关

明星一旦有了负面新闻,一流的危机公关手段或许可以挽救。而危机公关能力对于一个优秀的明星经纪人来讲,是最重要的事情。

中国首家娱乐私塾创办人田金双举例称,“当年范冰冰刚刚出走华谊,负面新闻铺天盖地接踵而至,尤其是在‘范冰冰保镖上演全武行,记者被打笔记本被毁’事件上演后,经纪人穆晓光果断要求范冰冰的保镖向记者致歉,并按照原价向记者赔偿受损的电脑。这种一流的危机公关能力不但避免了明星品牌的损失,反而使之成为品牌加分的事件。

范冰冰的经纪人穆晓光为她开路

反观章子怡的经纪人在章子怡‘诈捐门’事件中的表现,就显得不够高明。一开始避重就轻的态度以及不主动出面解释的逞强的做法,造成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加重了大家的猜疑,以至于让章子怡重新扳回形象的过程尤其艰难。”

"

很大程度上,如果把艺人比作商品,那这件商品的价值,取决于经纪人。

"

经纪人到底怎样制造出明星?(举例经纪人)

“为演员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小郝(某文化传播公司负责人):我最早接触的经纪人是港台的陈素芬、苗秀丽,那是1991年,我还在北京电影学院念书呢。后来,我给著名音乐人苏越做企宣,眼看着他把楚奇、楚童这两个农村孩子一夜捧红,就觉得这行挺棒的,可以把一个平民百姓“拾掇拾掇”就弄成了大家都喜欢的明星了。

后来我在片场认识了王学兵、李亚鹏等一帮青年演员,大家聊得挺投机,渐渐成了朋友,他们就撺掇我干经纪人。我心想怎么干呀,我什么都不懂也不认识导演和制片人。他们鼓励我,这没关系,大家所有的资源都是共享的,我们主要是出于对你信任和了解你的潜力。那会儿,我正跟着崔宗利一块儿拍MTV,也挺好的,好多歌手成天跟在后面。我从事的工作属于艺术创作,在别人眼里好歹也算是个导演呀。

我真正决定当经纪人是在半年后,一是自己喜欢又有这么个机会,二是很多人称自己是经纪人,但我看不见他们做的经纪人的事儿。可能就是帮艺人谈个条件就完了,出门还要帮艺人端茶倒水。我认为经纪人的位置应该是很高的,因为艺人在他后面嘛,而有的所谓经纪人就是一个保姆或助理。我就想做个好的经纪人让别人看看。

也有的剧组听说我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就挺尊重,大家坐下来聊聊剧本、角色。作为一个经纪人要对影视制作,包括初期的策划、后期宣传都要有所了解,还要懂点公关,了解一些心理学,不管是与演员还是与外界的沟通。有的制片人和导演找我谈完后问,“咱们谈的算定了吗?”我觉得可笑,你跟我谈完还不算定了,那我们谈个什么劲呀,我又不是演员的传声筒。

我总跟我的演员说,假如今天有人给你更好的机会,你别拉不开面子、心里不落忍,该走就走。这不是我心胸多宽广,而是经纪人做艺人都希望他们干出点名堂。如果你不“出来”,那么幕后的一大帮工作人员等于没有业绩。一个经纪人找到我的演员李鹃说:“你要上我们的戏,你得跟你现在的经纪人解约,我们签你。”李鹃说:“虽然我是个新人,更需要机会,但我有我做人的标准,如果你以这个作为条件,那我就不谈了。”别人把这话反馈给我,真的让我很感动,觉得曾经为她做的许多努力特值。很多东西并不是一定要用钱来衡量的,经纪人与艺人的感情和信任非常重要。我干经纪人这行最看重的是演员的人品,其次才是演员各方面的条件。

王学兵在谈他的结婚感受时说,“结婚就是决定一件事。这事没完,只是个开始。与你签约,就是感觉跟你‘结婚’了。”真的这样,经纪人与艺人肯定会有矛盾,但只要目标一致,往后的路就会越走越顺畅。

现在许多人都说“王学兵火了”,我说,“去年他有什么戏在播吗?没有。”王学兵现在被称为“榜样明星”,认为他从外形看很平易,很亲切,那时因为他接了许多公益性活动。比如,春蕾计划的主持人,在北京电视台上演公益广告,做健康基金会的形象大使等等。这对艺人是个很好的形象树立。经纪人不能光想着眼前的利益,更要为演员的前途考虑。

以前都是我拿着演员的资料“送货上门”,找一个个制片人、导演去磕,现在他们有什么戏要上就会想着先给我打个电话,看我的演员谁适合谁有档期。这是我工作的进步,是我与各方合作得比较愉快。

我深深地感到,一个好的经纪人是调解剂,是比演员想得更多更周到的人,并能提供和拓展他们的发展空间,帮助他们完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贴“传单”做起的经纪人

王晓京(北京星碟文化发展公司总经理):我是1988年年底与崔健合作的。那时候年轻,有热情有激情,稀里糊涂压根不知道自己做的是经纪人的工作,也就是帮崔健处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经纪人这个词我是陌生的。后来,有人告诉我,说你干的这种工作在国外就叫经纪人。


当时媒体不发达,摇滚乐演出也很困难。观众都是靠互相打电话联系,然后一传十、十传百。那会儿喜欢摇滚乐的大多是老外和为外企工作的中国人。我们就自己动手画一些简陋的印刷品到各个大使馆、外国公寓去张贴,每个乐队按星期轮换。崔健的乐队、黑豹乐队、唐朝乐队,还觉得很好玩很开心呢。我整天开着自己的那辆破车跑东跑西地拉宣传单、拉乐器,接送一些朋友。印象最深的是帮崔健在“北展”剧场接第一次演唱会。从决定到演出只有不到20天的时间。最有成就感的是“亚运会百万募捐义演”的全国巡演,现在想起来,那可真叫激动人心。

我个人理解,经纪人有两种,其一是被动型经纪人,其二是主动型经纪人。“被动型”是歌手出名后,需要有一个人帮助处理一些不方便的事情。歌手每月给经纪人一点提成或发固定工资。现在许多歌手的经纪人是这样的,歌手认为“你是替我服务的经纪人”。而“主动型”的是,经纪人开发歌手潜质,可能是我投资包装你,也可能是我帮你寻找投资,帮你开拓市场。前几年,我投资培养了许多歌手,罗琦、指南针乐队、赵牧阳、陈琳、江珊等等。

后来,我胃出血做了个手术,休养了一段时间,1999年才重新出山。先拍了3部戏,《称心如意》《妈咪的春天》,还有一部干脆没露面就给“枪毙”了。原因是那个年轻的导演把已经审批过的剧本改得面目全非,让我损失了一笔钱。

一个好的经纪人要有很广泛的关系网,能为歌手提供尽量多的演出,还要学会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比如,有一次我带江珊去杭州演出后,主办者不是让演员吃饭、休息,而是先带演员去一家夜总会,里面坐了好多大款。当时有陈道明、侯耀文、刘欢等著名演员。主持人一张口,那感觉像要演一场似的,很多演员面面相觑,我嘱咐江珊,先看看,别着急。陈道明很聪明,小姐过来送茶时,他故意碰翻了茶壶,“怎么搞的?”说完,站起来去洗手间。我拉着江珊也溜了出去。刘欢当时就生气连门都不进去,还与老板发生了争吵。演员刚演出完特累又饿着肚子,当时把刘欢就给气晕了,救护车都来了,如果当时有一个机敏的经纪人,刘欢也不至于惹一肚子气。

有一次,一个省级电视台要托我帮忙请个演员,我与他的经纪人签了协议,预付款也给了。后来,可能那个经纪人又联系了条件更好的演出,说啥也不去了,给电视台急得够呛,非常生气———“以后再也不用他了。”这种见利忘义的经纪人表面看是帮了演员一把,其实是在毁他。从长远利益来讲,在圈里口碑不好是玩不转的。我暂时是不会投资唱片业了,等市场规范以后再说吧。

经纪人是个“思想库”

杨劲松(华谊兄弟太合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策划总监):“华谊兄弟”下设一个影视公司,一个广告公司,经纪公司是去年刚刚注册的。其实,设个经纪人部也可以做,但“华谊兄弟”考虑得比较长远,“经纪”这块领域尚属待开发的“处女地”,前景应该是不错的。

我们公司的艺员有很多当红明星,比如吴若甫、王姬、刘威、苏瑾、任泉、范冰冰、李冰冰等等,前不久又签了4位新人,有周韵、杨雪、佟大为、郭小东,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应该说是非常有前途的。我喜欢做新人,有一种推广市场的劲儿,他们也颇具可塑性和挑战性。郭小东是我亲自推荐的,他是赵薇的同学,我不认识他。在他们班的毕业像册上看到“这个人状态很松弛”,就马上要了他的电话见了一面。我的第一感觉是他身上有一种活力和灵气,又很温暖、成熟。结果,公司与他一签就是8年。还有杨雪,她是个特别靓的女孩,一眼看去,属于那种除了干演员,干什么都不适合的类型。

演员郭小东

有的经纪人签演员是一年接拍多少集戏,我付你多少片酬。我们公司没有这样的硬性约定。我们与演员的合作是帮助他们推荐好戏,代理的成分较多,这样对艺员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他们没有固定的任务,不用急三火四地赶戏拍,但对公司却是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必须做好演员的推广和宣传,当然,艺员对我们的信任度和我们的责任感也很重要。

我认为,现在的影视市场已经告别了李保田、陶泽如的年代,再好的演员也要经过许多年的磨砺才能“熬出头”,现在“人气”显得尤为重要。比如,“金鹰奖”的评选就完全靠的是“人气”,看老百姓是不是喜欢你。所以,年轻的陆毅和周迅才会当选。作为一个经纪公司,既要签演技派也要签偶像派,都要把他们市场化。导演、制作人也是在市场的反馈中挑选演员的。

经纪公司是帮助艺员成长的集散地。打个比方,一个艺员进公司前每集戏的片酬是5000元,一年后达到1万元甚至更多,这个公司就做到位了,这就要看经纪人的本事了。经纪人这个行业要求综合素质比较高,公司应该是个“思想库”,首先是商务代表,其二是法律代表,其三是艺术顾问,其四是生活顾问。

在好莱坞,是没有哪个制片人敢与演员签合同的,因为演员是个自然人,所以,好莱坞的演员都有自己的经纪公司。国内在这方面起步相对比较晚,但签约经纪公司是演员的一个大方向,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个体经纪人的行为很多,但做到一定程度,真正要体现实力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个规模化的公司。毕竟,靠个人情感维系的约定很脆弱。经纪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幕僚班子,大家相互配合,与“一个好汉三个帮”是一个道理。

公司成立之初,就为艺员制定了各自的发展计划,一切从演员出发。范冰冰过去拍过很多古装戏,但都是演丫鬟之类的“小感觉”,去年公司帮她接了央视的《秦始皇》,扮演阿若公主。为了上这部戏,公司花了大量的心血,推掉了几部每集高出十倍片酬的电视剧,就是想改变她的“丫鬟”形象,使其逐步成为“大感觉”的明星。

现在,做电影经纪人的少,做电视经纪人的多如牛毛。说实话,电视剧“开”得比较多,片酬更是高得惊人,无论是经纪公司还是个体的经纪人,大家都要生存。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