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为何又打起了艺人经纪业务

2019-07-27 23:21:45 8

前有华谊,后有博纳。

6月19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博纳影业集团20周年”庆典会上,博纳影业签约入股李冰冰姐妹创立的和颂传媒,入股后,博纳影业将成为和颂传媒第二大股东。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影视娱乐行业趋于理性发展,无论大规模资本合作,还是具体项目投资,都表现得非常谨慎,甚至出现资本离场和合作停牌的情况。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博纳影业与和颂传媒达成深度合作,并入股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无疑是整个影视娱乐行业的重大事件。

实际上,除了博纳之外,今年以来还有多家影视公司纷纷入局艺人经纪积极拥抱新业务的背后,究竟有怎样的产业逻辑,驱动力又是什么?

1

新玩家入局

这次,艺人经纪领域迎来的新玩家是国内电影巨头博纳。博纳董事长于冬表示,入股和颂传媒,“开启了我们新十年演艺经纪人和传媒广告的合作,希望我们共同打造一家优质大型的传媒广告艺人经纪公司。”

和颂传媒集团成立于2009年4月,李冰冰之妹李雪出任董事长,李冰冰为合伙人。公司业务起始于演员个体品牌包装和电影宣传业务,后逐步发展成集电影投资制作、电影宣传、娱乐营销、艺人经纪等业务为一体文化传媒公司。

除了李冰冰之外,目前和颂旗下最知名的艺人要数赵丽颖。今年3月,和颂传媒宣布赵丽颖成为公司全新合伙人,随后又连续公布陈学冬、耿乐、张慧雯、贾清加盟。

在博纳庆典会上,双方均未透露具体的投资金额及估值,根据财新的报道,此次入股不涉及对赌。

艺人经纪领域,博纳还只是个插班生。在“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中,华谊和光线早已经是多年的玩家,欢瑞世纪、北京文化、开心麻花、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多家上市影视公司也均有开展艺人经纪业务并成为其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之一。

实际上,除了博纳之外,今年以来多家影视公司也瞄准并入局艺人经纪业务。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启泰文化对外披露了艺人经纪业务板块,并宣布与知名演员陈乔恩达成全约合作。根据介绍,启泰文化的艺人经纪板块将分为潜力艺人储备与成熟艺人全约合作两个方面。

此外,美亚娱乐也在电影节期间特别推介了一批新锐导演和新签约艺人,包括《催眠·裁决》导演黎兆钧、施柏林、刘永泰,因短片《春雨过境》初露锋芒的90后青年导演黄刚,以及演员吴卓羲、陈嘉宝、博尔吉特。

2

吸引力是什么?

根据艺恩数据显示,中国的网络广告市场规模已接近5000亿元,在线视频市场规模达1000亿元,数字音乐、电影等泛娱乐领域市场规模呈爆发式增长,市场红利驱动了艺人经纪市场规模加速增长,使得整个产业立于风口。

此外,随着政策管控的趋紧,文娱行业的投资尺度不断收缩,艺人经纪便成为了消费升级的重点赛道。其自身带有明显的流量属性以及高度的商业转化价值,也让这个上游行业成为了打造泛娱乐帝国的重要区域。

在此次博纳与和颂传媒的合作中,博纳看中和颂传媒的艺人经纪和广告传媒资源,这正是已经形成电影全产业链的博纳非常需要的。从资本层面来看,入股和颂增强了博纳艺人经纪业务的实力,通过协同效应促进集团多方位的发展,或有助于其上市进程。

在未来的深度合作中,双方将实现优质资源的共享与互补,一方面是博纳影业高度专业化的全产业链运转模式,与和颂传媒形成有效能量互补;另一方面,和颂传媒包括艺人资源在内的四大业务版块也将为博纳影业在竞争中提供优质的资源助力。

另一方面,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影视投资具有极高的波动性,如果一家公司的营收主要来自于影视制作,那么一两部大片的票房波动,就足以影响公司的业绩稳定,造成所谓的“大小年”。

艺人经纪业务则可以分散业务风险,公司旗下艺人可以通过演出、商业、综艺等其他形式为公司创收,保证公司稳定持续的发展。

以开心麻花为例,2015年公司旗下艺人沈腾、马丽因为《夏洛特烦恼》走红,此后开心麻花有意识地培养常远、艾伦等更多喜剧演员,通过《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等综艺节目让新演员不断积累起自身名气。2017年,艺人经纪业务正式被列入开心麻花的财报中。

到了2018年,艺人经纪已经成为开心麻花三大主营业务中最亮眼的一匹“收入黑马”,实现收入2.92亿元,占总营收28.92%,同比增长213.83%。

相对应的,因为去年《李茶的姑妈》遭遇票房滑铁卢,导致开心麻花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为3.4亿元,较2017年下降了23.84%,是去年唯一营收同比下滑的业务板块。由此可见,在影视公司多元化的业务中,如果艺人团队保持稳定甚至持续扩大,那么艺人经纪业务则比影视投资更具抗风险性。

3

资源优势还是定时炸弹?

毋庸置疑,拥有上游投资制作资源的影视公司,在艺人经营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对于新艺人,影视公司可以凭借内容制作的优势,围绕新艺人量身打造内容产品,更快地将艺人推向市场,缩短造星的周期。

而对于成熟艺人或者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艺人,影视公司则可以持续通过作品更好的运营艺人IP,保持艺人的曝光度与知名度;艺人通过作品积累的影响力,又可以反向传导至下一部作品,从而提前吸引更多关注。

不过,如果影视公司采用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一体化的模式,那么这种过度依靠艺人资本的绑定模式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让站在台前的艺人成为了定时炸弹。

此前,吴秀波、翟天临等事件就已经说明,艺人的道德风险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吸毒、嫖娼、出轨等违法或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人设崩塌也成为新的问题。

而和单纯的艺人经纪公司“一锤子买卖”、“不包售后”的方式不同,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一体化的模式下,一旦艺人出现个人问题,不仅使得艺人口碑下滑,商业价值大减,而且也将会进一步牵涉到相关作品,从而对影视公司造成巨大影响,拖累公司的业绩与发展。

此外,艺人经纪业务最大的问题在于对于核心艺人的依赖性。

以欢瑞世纪为例,过去几年,欢瑞世纪通过《麻雀》、《青云志》等作品一手捧红了李易峰,在今年3月经纪约到期后,李易峰并没有续签欢瑞世纪,而是转至博众星和。这种核心艺人的流失,将会对欢瑞世纪的艺人经纪业务收入规模造成重大的不利影响。

事实上,对于个别艺人依赖性强,是经纪业务的普遍表现,也是行业一直明白的风险。而此前不少影视公司则通过明星资本化的方式来加强艺人与公司的绑定。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明星资本化的的核心是通过高额溢价的投资关系绑定明星,实际对艺人的控制力很弱,业绩对赌完成后艺人资源流失的可能性很大,原来收购的公司就变成了空壳。

由此可见,艺人经纪业务的吸金程度与风险性有着正相关的关系。接下来,如何让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产生协同效应,同时规避艺人流失等问题,仍需要刚入局艺人经纪的新玩家们继续摸索。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