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经纪“寒冬”观察:经纪公司服务有哪些?

2020-04-29 23:25:17 admin 11

从2014年开始,随着新媒体传播渠道的拓展、国家经济的飞跃和“流量偶像”的出现,艺人经纪行业走上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这期间,偶像与用户的关系,运营与宣传的方式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壹心”等新兴头部经纪公司被大众所熟知,走向了台前。

但这种向上的大趋势在今年停止了,寒冬到来之际,影响已经渗入到了圈内的各个角落,经纪公司作为行业上游的重要一环,影视作品变少,头部艺人被严格限酬,视频平台的垄断挤压,都令它们来到了“全面降级”的严峻时期。正在“洗牌”中的艺人经纪行业究竟呈现出怎样的生态?本文将试着做出一些分析。

服务性公司优势减弱

“双引擎”公司有利有弊

自从去年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以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筹备剧集数量大幅下降,片酬骤减,一时间“僧多粥少”,明星人人自危。在这样的生态下,艺人经纪行业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旗下艺人接不到戏,随之而来就是公司整体收益的下降,存活越发困难。

明星经纪公司明星经纪公司明星经纪公司

在这种“买方市场”的大环境下,将艺人经纪与内容制作互相捆绑,并肩前进的这类公司优势逐渐开始增加,例如,嘉行、欢瑞、唐人等等。我们可以看到,在它们出品的影视剧中,通常会大批量的选择自家艺人,用“全家桶”的方式以老带新,不论最终剧集的质量、口碑如何,这种模式起码保证了旗下演员不会进入无戏可拍的窘境。

与之相对的,像壹心这类以专业营销见长的服务性公司,由于不具备核心影视资源,很可能会面临优势的减弱。除非所签艺人已经具备了普遍被认可的“带剧”能力和行业影响力,或者本身已经自带资源,要不然单靠经纪公司很难在影视维度上得到长足的职业发展。在综艺《我和我的经纪人》当中,乔欣迫切的需要一些能够确定的项目,杨天真只能遗憾的表示这一部分不是壹心的核心竞争力。还有朱亚文,在加入壹心的五年里,他虽然凭借“行走的荷尔蒙”人设收割了大批女性粉丝,却再也没有产出过叫好又叫座的影视作品,令不少网友感到惋惜。

但即便如此,壹心作为行业知名公司,头部艺人比较多,像马伊琍、宋佳,去年爆红的白宇,刚刚爆火的李现等,受公司影视资源短板的影响不会太大。以腰部艺人为主的同类经纪公司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受到的冲击会比较大。

服务性公司步履维艰,看似优越的艺人经纪+影视制作“双引擎”公司也有其问题所在。“样样通”不意味着“样样精”,2017年,“国剧招牌”正午阳光就大刀阔斧的砍掉了艺人经纪板块,从此以后集中精力专注于制作,为市场带来了《都挺好》《大江大河》等高口碑、高品质的剧集。而“双管齐下”的嘉行近年来虽然频频出品流量话题剧,却一直口碑堪忧,唐人则更是在内容制作方面成绩滑落明显。它们的影视资源对新人和腰部艺人来说固然不错,但对人气达到一定量级的头部艺人而言,拉升作用已经非常有限了,这也是杨幂粉丝强烈抗议她参演嘉行“大礼包”式自制剧的原因。

总的来说,艺人经纪与影视制作两个板块之间是一种互哺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作品不被广大观众认可,影响力下降,也一样无法助推艺人的发展,让其“更上一层楼”。

平台强势入局

挤压传统公司空间

上文提到,在目前的大环境下,项目资源是艺人经纪业务中最大的优势所在,但随着视频平台日益强势这种优势也开始被逐渐削减。

从2018年开始,视频平台自制内容高水准“爆款”频出,成为市场主流,剧集市场整体供大于需也使得制作公司相对于播出渠道地位开始下降,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为了降低对非头部艺人的依赖,储备自己的艺人梯队,它们开始发展艺人经纪领域,挤压着传统经纪公司的生存空间。

让我们来看一下到目前为止三大视频平台的布局:

腾讯旗下有周天娱乐,主要负责运营火箭少女101,此外艺人经纪也是企鹅影业的核心业务之一,签约了不少新人演员出演网剧。

明星经纪公司

爱奇艺旗下有爱豆世纪与果然娱乐,爱豆世纪负责运营NINE PERCENT、UNINE两个男团(NINE PERCENT已解散),果然娱乐则聚集了不少新人演员和唱跳偶像。同时爱奇艺还联合刘天池表演工坊共同推出了关于人才培养的“天鹅计划”。

明星经纪公司明星经纪公司

优酷旗下则布局了酷漾娱乐运营艺人,还研发了由上戏资深教师团队指导的实战型培训“酷漾大师班”。

明星经纪公司

由于平台本身在多领域都有着强大的资源储备,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它们可以在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仍然有大量的影视、综艺资源来浇灌艺人,为其发展和成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撑,这种全产业链资源、渠道整合的造星能力,可以说是一般经纪公司所达不到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布局经纪板块签约艺人,为了进一步控制演员成本,平台开始对大部分新人演员要求分约合作,不签分约则艺人拿不到平台的影视资源,但分约之后艺人和经纪公司所得的报酬就会被抽走10%左右甚至更高。这种收益的明显下降对一些腰部经纪公司和艺人来说不亚于重大的打击,相较于财大气粗又把控着流量终端的爱优腾,目前来看经纪公司在这场生存博弈中只能处于劣势的一方了。

新人难出头

青春甜宠剧饱和,网综选秀失灵

艺人是一个经纪公司的核心资产,所以它的发展也非常依赖于旗下的头部艺人,但这种资产却有着相当大的经营风险和不稳定性。一旦艺人掌握了大量行业内资源,有了较高的话语权之后,随时都有可能出走“自立门户”,将对所属公司造成很大的影响。例如,年初作为“四大流量”之一的李易峰离开欢瑞世纪,无疑会引发其艺人经纪业务收入规模的震荡。

所以对于经纪公司来说,新人的选拔与培养成为了各家重点布局的新风口,但是在不少项目纷纷停摆,影视资源越来越紧张的行业生态下,虽然大家都在忙着“跑马圈地”,想要把一个新人成功推入大众的视野却也并不容易,也可以说是当下艺人经纪行业最大的“隐患”之一。

纵观整个娱乐市场,现在有两种推新人的方式相对成功案例比较多。第一种是出演符合新人演员气质的青春甜宠网剧,例如在《你好,旧时光》中饰演余周周的李兰迪,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饰演江辰的胡一天,都因此得到了网友们的喜爱。但这种造星方式大幅度受制于平台不说,近年来该类型剧的严重同质化,也让“爆款”出现的难度越来越大,造星能力大不如前。

明星经纪公司

另一种方式是通过网络选秀综艺来打造偶像。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蔡徐坤的出现让行业内激动不已,“偶像元年”的说法甚嚣尘上,不论是专门打造idol的新兴经纪公司,还是慈文、华谊等老牌公司都纷纷下场练习生市场准备收割一批流量。

明星经纪公司

可惜这样的“盛况”只维持了一年,由于国内音乐市场持续萧条,唱跳艺人缺乏舞台生存空间狭窄,再加上经纪公司与平台之间层出不穷的矛盾与利益纷争,还有传说中的“限娘令”、“限娱令”等政策的影响,这条推新人的路也会越来越难走。除了传言要出国深造的顶级流量蔡徐坤,这些男团女团中只有腾讯用大量影视、综艺资源浇灌出来的“锦鲤”杨超越前途坦荡,一枝独秀。在今年新推出的RISE男团中,人气最高的周震南也只能靠“不知道于小彤女朋友”、“让李佳琦遭遇职业生涯滑铁卢”这样的“沙雕”新闻出圈。

明星经纪公司

在市场紧缩期,艺人经纪作为娱乐行业中重要的上游环节,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不少小型公司已经被“冻死”在了寒冬中。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危机出现的同时也代表着发展的机遇,快速收割红利的经纪公司被市场淘汰,能留下来的必然是业务模式更为专业化和成熟化的经纪公司,行业正是在这种迭代中一次次迎来生产力的升级。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