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星艺人与经纪公司合作模式

2019-04-04 16:21:29 125

真正身处于镁光灯下的经纪人和经纪公司其一招一式都是兵行险招,在这个快速迭代的花花世界,他们散落在各个角落寻找突破求生。但在内地市场的大环境下,艺人经纪的基因属性注定了短期内不会迅速壮大。

近期《我和我的经纪人》上线,这个一手缔造范冰冰、张雨绮的“狠女人”终于揭开面纱,通过综艺展现了她的“本来面目”。“我一直觉得壹心娱乐是全国最好的经纪公司,而我是全国最好的经纪人”杨天真说。但就是这个将娱乐圈玩弄股掌之中的狠角,面对一天17个热搜的困境潸然泪下。

3月30日,李易峰的一张自拍并配文:谢谢,这个少年,也宣告了其与欢瑞合约到期选择各自分离。



这个看似光鲜的行业还在成长,而每一次都在时代中积极求变。

半年李易峰贡献超2000万

核心艺人出走经纪公司一片狼藉?

欢瑞与李易峰合约到期解约的消息引发了舆论的漩涡。

2013年李易峰进入欢瑞,一部《古剑奇谭》让其稳坐内地一线小生的宝座,代言、杂志封面、影视作品等接到手软。

成立于2006年欢瑞世纪制造出了不少爆款影视作品。《古剑奇谭》《宫锁心玉》《胜女的代价》捧红了娱乐圈超过一半的新生代艺人,但也留下了隐患。

据2018年半年年报显示,欢瑞世纪业绩贡献力最大的业务分别是电视剧制作和艺人经纪。在艺人经纪方面,欢瑞世纪在报告期内的营收达到6769万,占比为26%,较上年同期增涨530.53%。之前曾有媒体估测李易峰、杨紫分别可能贡献为2107万、2099万。也就意味着一旦艺人出走,其业绩将受到严重影响。

3月7日,欢瑞发布了股权质押延期公告,从2019年1月4日延期到9月20日。

此时外界对欢瑞退市风险怀疑也愈加严重。



《仙剑奇侠传》系列、《步步惊心》、《轩辕剑》让唐人捧红了胡歌、刘诗诗等一线影视明星。但随着部分艺人的出走,新一代流量却难以撑起唐人,纵使是热捧的韩东君、胡冰卿仍声量不足。

开创了《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选秀的天娱,曾拥有大批人气歌手新星,但随着近些年来艺人接连出走或合约到期,天娱的品牌影响力逐渐下降,旗下一线艺人更是所剩无几。在“关于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业绩真实性专项核查报告”显示,2017年天娱的艺人经纪业务营收2.57亿,去除成本,盈利占到了总利润的三分之二,华晨宇一名艺人就达到了9114.13万。

3月11日,有关媒体曝出天娱董事退出,在天眼查数据显示中,蔡华军、肖宁、于诚、陈汝涵四位董事同时退出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董事备案,原五位董事仅剩张勇一人。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小官,打造一个知名艺人一般花费上百上千万都不等,技能培训、形象包装、影视、综艺、宣传营销一样都不能落下。好莱坞著名经纪人RichardDyer也表示:"制造明星就是为了创造效益,明星始终是电影市场化和营销的关键环节。"

前期投入巨大,后期也面临着捧红后离开的风险。

于是正午阳光虽有《伪装者》、《琅琊榜》、《欢乐颂》等作品,带红了王凯、刘奕君、刘敏涛等一批演员,但在2017年9月其也不得不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业务,旗下靳东、王凯、刘奕君、刘敏涛、乔欣等艺人离开了正午阳光。官方表示:"面对市场日益严苛的要求和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需要把更多、甚至全部精力投入到内容创作中;而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艺人们,也需要更加专业的个人规划与长远的战略布局。"

艺人经纪从占比31.1%到0.8%

经纪公司已经被下马?

一个艺人在从不知名时选择签约大公司,等到自己掷地有声,便纷纷开始自立门户,已经成为业内共识,于是合约到期,艺人出走。而艺人经纪从1.0到3.0的更迭,其背后是艺人话语权的加码。

1.0时代,华谊兄弟的艺人经纪业务风声水起,加上与国内第一代经纪人王京花全方位保姆式的服务,内容资源+保姆服务,缔造了一个个陈道明、刘嘉玲,也让华谊赚的盆满钵满。

在2009年其招股书显示,艺人经纪及相关业务收入占比高达31.1%,收入金额远高于排名第三的电视剧业务。

但伴随着艺人走红,其身价也在水涨船高,而影视公司的成本控制与艺人片酬天生错位,影视公司需要降低片酬提高利润的理念,注定满足不了艺人,加之花姐的保姆式模式,让艺人对于经纪人的强依赖高于公司本身,于是当花姐离开华谊,一批艺人纷纷出走,旗下陈道明、刘嘉玲等多名艺人跳槽到橙天,华谊损失惨重。

艺人经纪模式此刻开始换血。

而此时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粉丝经济,更多曝光的渠道让艺人经纪迈入2.0时代,逐渐摆脱了“工具”使命。

此时的艺人俨然成了自己的“厂牌”,投资者对于艺人个人知名度的投资热情远高于影视公司本身,一大批艺人纷纷建立自己的工作室,范冰冰近10亿身家也是从自立门户开始,开启了范爷的开挂人生。邓超、黄晓明、黄渤、李冰冰等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人”,甚至新一代的流量如王俊凯也都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而彼时的资本市场更是给明星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艺人经纪3.0诞生,正式成为这条产业链上的主宰。

跌在2.0下的华谊开始了重构艺人经纪模式。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明星股东+影视类上市公司”开始流行。据相关资料显示,华谊2009年上市,黄晓明180万股1.4286%、罗海琼 54万股 0.4286%、李冰冰 36万股 0.2857%、张涵予 36万股 0.2857%、任振泉(任泉) 36万股 0.2857%。有相关媒体曾经计算,华谊兄弟改制时,成本为3元/股,华谊兄弟IPO时发行价即达到了28.58元/股,投资升值8倍多,黄晓明540万元成本购得的股权,收益率达到83.8倍,仅此一项,他将坐拥4.58亿元身家。



2016年海润影业挂牌新三板,孙俪,持股6.21%成为第三大股东刘诗诗郭涛持股4.43%,成为第五、第六大股东,赵丽颖1.77%成为第十四位股东。

但此时华谊兄弟的艺人经纪相关服务开始缩减,到2013年滑落到了0.8%,甚至后来在财报去掉显示此项业务收入。

如今的艺人经纪模式已经是五花八门,“保姆式”、“分叉工作式”、“家族式”、“多元经纪”、“个人工作室”、“股份绑定”等多种模式。

千亿级别经纪公司只能分散?

艺人经纪是轻资产行业,也是让无数投资者对其跃跃欲试。

《中国式投资》作者、知名投资人曹海涛告诉小官:“经纪公司属于轻资产行业,相比于影视公司经纪公司投入低,内容基本上围绕艺人的宣发和班底等方面,当影视行业风险投资风险大时,这种投资或者成立这种轻资产的经纪公司是比较好的选择。”

据艺恩《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新成立的“艺人经纪”相关公司达3036家,而国泰君安研报则预计到2020年,中国艺人经纪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级别。

虽然经纪公司此起彼伏的疯长,但曹海涛也表示:“在国内短期内很难形成像美国CAA那种可以把绝大多数艺人放在一个平台上的公司。”



在美国CAA几乎包揽市场头部的导演、编剧、演员,敲定剧本与编剧,嵌入合适的演员,全套packing,诞生了一部部《生活大爆炸》、《纸牌屋》、《权力的游戏》的经典剧目。从人到项目,CAA拥有者一套完整的工业流程,艺人是其影视工业化的“工具”。

反观内地,从1.0到3.0,粉丝经济、明星入股让艺人在商业运营化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已经让艺人从工具到主宰,明星已经在这条产业链上拥有了一半的决定权。

而且此时大多数经纪公司都在为别的影视公司的艺人经纪打工的状态,培养出艺人后找影视公司、找平台,最后还是要回到华谊这种传统的影视公司中去,没能把自己的生态做起来,而且纵观国内的经纪公司都较为分散,艺人数量并不多,想做大并不容易。

而此时不少平台也对经纪公司蠢蠢欲动。

早在2017年优酷与阿里影业花5000万成立了经纪公司酷漾娱乐,爱奇艺在2018年3月成立爱豆世纪,为NINE PERCENT的运营。而腾讯更是投资了壹心娱乐与哇唧唧哇。各大平台在烧钱做自制内容时,进一步将艺人收入囊中,将人、内容、平台逐步打通,形成自己一套完整的通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经纪公司的发展。

3月25日,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的新增股东,字节跳动闯入艺人经纪领域。对于字节跳动与泰洋川禾的牵手,更像是双方的一种尝试,将平台与人穿插起来。



在未来,经纪公司的各个部门细分专业化是大势,目前各大经纪公司如嘉行天下、喜天影视都在以专业化、分工化的发展,通过其大艺人带小艺人模式,以杨幂带火迪丽热巴、张彬彬、李溪芮、高伟光等旗下艺人,去年10月,嘉行传媒正式官宣成立全资子公司嘉行新锐,将倾力打造新生代偶像艺人。喜天将触角经纪业务从艺人发展到了编剧、导演,影视项目。由于可见内地经纪公司也在朝着CAA发展,但是短期内还不会出现。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微信咨询